<pre id="55bzj"><span id="55bzj"><em id="55bzj"></em></span></pre>

<track id="55bzj"></track>

<dl id="55bzj"></dl>
<listing id="55bzj"><cite id="55bzj"><nobr id="55bzj"></nobr></cite></listing>

<output id="55bzj"><dfn id="55bzj"></dfn></output>

<dl id="55bzj"></dl><pre id="55bzj"><sub id="55bzj"><span id="55bzj"></span></sub></pre>

    <sub id="55bzj"></sub>

      <big id="55bzj"><span id="55bzj"></span></big>

      國漫再出海,勝算有幾分

      2021年04月18日 07:14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一群歐美、日韓的讀者看過中國的漫畫后,在他們國家的漫畫平臺上留言:希望盡快看到后續故事。而他們所追更的漫畫來自漫畫平臺快看。

        快看并非一家漫畫創作企業,但匯聚了遍布中國的漫畫工作室和創作者,僅2021年一季度就向海外分發了109部作品。

        快看漫畫創始人陳安妮透露,今年快看將把海外市場作為重點之一,通過借道海外平臺、試水自營平臺等方式,送中國漫畫出海。

        除了快看平臺,一些漫畫創作企業也在發力海外。成都開源互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創始人閔旭陽告訴記者,今年下半年他們有五六部作品在日本上線。

        多年來,中國漫畫一直試圖打入歐美、日韓等市場,結果并不理想。如今再次出海,國漫能行嗎?

        “被逼”再出海

        隨著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等票房大賣,不少人驚呼“國漫崛起”。

        快看漫畫聯合創始人、CTO李潤超透露,快看平臺2014年成立,剛開始能跟平臺建立合作、穩定產出作品的漫畫作者不超過100名。經過幾年培育,平臺合作的中國漫畫創作者漲了約100倍。中國作者創作的一些頭部作品人氣值也非常高。

        根據易觀發布的報告,截至2020年1月,中國互聯網漫畫市場月活用戶為9600萬。其中,快看平臺月活用戶超過4000萬,是國內用戶規模最大的漫畫平臺。

        李潤超也坦言,中國頂尖作者跟全球同行沒什么差距了,但基數特別小,作品整體質量還有待提高。

        既然國內市場還在開發中,為什么著急走出去呢?

        “我們出海,首先是被盜版逼的。”李潤超告訴記者,快看原本沒有進軍國際市場的打算,但是海外市場已經出現了作品的盜版。比如在國外某網站上,有多個賬號盯著快看平臺上的優質漫畫,中國作者一更新,那邊很快就錄屏上傳。“與其被別人盜版,不如我們自己出去掙這個錢。”李潤超說。

        “海外平臺對中國漫畫也有很強烈的興趣。”閔旭陽說,由于人口基數等原因,海外漫畫創作者并不多,作品不能滿足市場需求,所以,海外方也會循著中國主流漫畫榜單,主動上門,希望能從中國引進漫畫作為補充。

        快看海外版權商務負責人文玉梅原本負責與海外洽談引進業務,她發現中國漫畫質量正在逐步追上日韓,海外引進已經被讀者檢驗過的中國漫畫,比從零開始培育一部作品成本低得多、成功概率也高得多。

        吸引力正上升

        “我很喜歡你的作品,我們國家有幾千人像我一樣喜歡你。”最近,杭州鵝不染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創始人吳晨怡收到了一封來自海外讀者的留言,為她的《萬能戀愛雜貨店》點贊。吳晨怡不知道,她的作品并未分發到該國,這幾千名讀者是通過盜版接觸到她的作品,又輾轉聯系上她。

        盜版肯定不是好事,但從側面說明了中國作品的吸引力正在上升。

        國漫更大的機會來自技術變革、新舊交替。日本、美國漫畫以黑白頁漫為主,至今紙質漫畫出版物仍有大量市場。但隨著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普及,韓國率先創造出彩色條漫,方便在手機上滑動觀看。

        中國漫畫如今也進入了彩色條漫時代。快看還研發了一套輔助創作的技術,后臺可以看到是什么類型的讀者在閱讀作品、哪些章節他們停留時間長、哪些章節流失讀者多。

        “在全球的漫畫平臺,只有快看有這樣的技術。”陳安妮告訴記者,快看還為作者配備了一支編輯團隊和經紀人團隊,利用大數據為作者提供劇情、人物設定等方面的專業建議。

        目前,快看平臺擁有超5000名創作者,沉淀了超8000部作品。他們希望從中挑出最有戰斗力的作品出國試身手。李潤超透露,他們今年將選幾個海外市場,投放自己的APP。

        在這一撥從中國互聯網廝殺出來的創業者眼里,海外市場沒那么神秘了。“海外市場的冷啟動沒那么復雜,只要在平臺上投放,然后計算投資回報率即可。”李潤超說,“經過幾輪融資,快看有充足的資本去海外市場試錯。我們相信,國內優秀漫畫作品加上快看的技術,不會錯得離譜。我們更多需要考慮怎么跟現在已經授權的海外平臺共贏。”

        待挖掘潛力大

        開源互娛2017年成立,目前沉淀了100多部作品,海內外合作平臺數十家。這兩年,閔旭陽發現中國讀者口味越來越挑剔,作品題材、質量升級非常快,反而是海外相對滯后,2017年的作品出海也還有市場,作品價值得到了二次開發。不過,他覺得出海太困難,把這部分業務交給了平臺,自己專注內容生產。

        吳晨怡也告訴記者,鵝不染只是跟快看簽了海外版權分成協議,具體業務一概不管。

        像開源互娛、鵝不染一樣,越來越多漫畫創作企業傾向于通過平臺出海。2020年,快看平臺已經與1000多部作品簽訂了海外版權協議,翻譯為11個語種,可分發到國外數十家漫畫平臺上。多位中國漫畫家的作品還與上海迪士尼、歡樂谷等合作,進入了線下門店,從二次元破圈進入現實生活。

        因為有漫畫平臺的存在,中國作者人在家中坐,稿費自然來。成立以來,快看支付給作者的稿酬累計超過10億元。尤其是海外市場,帶來了意料之外的增量收入。

        “海外市場都是付費閱讀,日韓讀者看一話作品大約付費3元人民幣,如果每周更新一話,一年一部作品花150元人民幣左右。”文玉梅說,快看分發中國作品進入海外市場,只需很少的二次投入,就能獲得不錯的海外收入,作者更是坐在家里等二次分錢,而且有些作品在中國市場賣得不好,海外市場卻很受歡迎,作品價值能得到更充分體現,持續創作的動力更強,平臺也能收獲源源不斷的好作品。

        這就構成了良性循環,改變了國漫出海的生態。“中國2000年左右才有紙質漫畫出版物,2010年以后才有網絡平臺,比目前領先的韓國慢。”李潤超說,國漫出海,表面是作品的競爭,其實是技術和資本的競爭,本質是人的競爭,而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逐漸養成付費習慣的漫畫人群,意味著國漫待挖掘的潛力還很大。 (記者 佘 穎)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王婉瑩 )

      國漫再出海,勝算有幾分

      2021-04-18 07:14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香港今晚六给彩开奖现场结果,四肖期期准四肖期期准开2021,黄大仙免费精准资料大全,王中王白小姐六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