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wwa22"><legend id="wwa22"></legend></label>
  • <rt id="wwa22"><noscript id="wwa22"></noscript></rt>
  • <rt id="wwa22"><noscript id="wwa22"></noscript></rt>
    <sup id="wwa22"></sup>
    <button id="wwa22"></button>
  • <acronym id="wwa22"></acronym>
  • 市場規模超百億元,讓人上癮的社交新寵“劇本殺”

    2021年04月23日 07:46    來源:工人日報   

      近年來,“劇本殺”持續搶占人們的線下娛樂時間。在需求推動下,中國“劇本殺”門店快速擴張,行業市場規模持續壯大,目前已突破100億元,預計2021年將增至170億元。不過,該行業迅猛發展中也存在一些亂象。業內人士指出,優質原創的劇本是吸引玩家的核心,劇本殺和影視、小說IP一起聯動開發,可推動優質劇本創作。

      你的朋友失聯了,三四個小時沒有回復你的消息,他很有可能正沉浸在一場“劇本殺”中。

      逛街、看電影、唱歌、蹦迪……曾經占據年輕人文化娛樂消費的大頭,而隨著《明星大偵探》等推理綜藝走紅,“劇本殺”持續搶占人們的線下娛樂時間,成為社交新寵。

      據央視報道,目前我國“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已突破100億元。企查查數據則顯示,截至2020年底,名稱或經營范圍含“劇本殺”“桌游”的相關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超過6500家,江蘇、陜西和湖北分別以674家、650家和526家位列前三。

      耗時、燒腦、多人的“劇本殺”,為什么越來越受歡迎?又為什么吸引投資者紛紛入局?這一行業的發展現狀與前景幾何?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讓人上癮的“劇本殺”

      2016年,北京陸續出現了幾家“劇本殺”店,一向喜歡接觸新鮮事物的周悅康和朋友們玩了幾次,但游戲體驗感不高。“當時的劇本很粗糙,除了換裝,沒有什么亮點。”

      直到2020年疫情期間,周悅康發現了幾個線上“劇本殺”APP。“感到沉浸其中,很上癮。每個晚上都在不同的被構建的世界里飾演不同的角色,故事背景有古代的、科幻的,也有校園的,讓我體驗到不同的人生。”周悅康認為, “劇本殺”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讓玩家在枯燥、重復的生活以外找到刺激和有趣的新體驗。

      疫情好轉后,被壓抑的線下娛樂需求釋放出來,“劇本殺”出圈,行業站上風口。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為,“劇本殺”的推理性、懸疑性可以滿足玩家的推理愛好和表演欲。同時,“劇本殺”也為有社交需求的玩家提供了平臺。在需求推動下,中國“劇本殺”門店快速擴張,行業市場規模持續壯大,預計2021年市場規模將增至170億元。

      數據顯示,超過四成的玩家玩“劇本殺”主要是為了休閑娛樂,26.5%的受訪玩家是出于解壓的目的才玩“劇本殺”。此外,社交、獵奇體驗等也是玩“劇本殺”的重要原因。

      從業者生存現狀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劇本殺”分實景本和盒裝本兩種。實景本是指有案發現場、搜證環節、有NPC(非玩家角色)參與的劇本。

      “實景本游戲體驗更好,沉浸感強,社交屬性更高。在北京,好的實景本需要提前一周或更長時間才能預約到,但是開店的成本相比于盒裝本店高出不少。”北京集合石沉浸式“劇本殺”館負責人陳鑫(化名)介紹說。

      “房租+裝修+劇本+DM(Dungeon Maste,在‘劇本殺’里一般被稱為主持人),就是‘劇本殺’實體店所有的成本支出了。”陳鑫介紹,目前劇本有三種類型:盒裝本每家店都能購買,價格在500元~600元之間;城市限定本,一個城市只有幾家店有,價格在2000元左右;獨家本,一個城市只有一家店擁有,價格在5000元上下,高可過萬元。

      作者完成劇本之后會由專業的發行負責售賣,作者提供劇本,發行負責一些簡單的修改以及后期所有的包裝、宣傳、發行。目前,行業中有兩種簽約形式,一種是直接買斷,另一種是分成。

      兩年開了兩家“劇本殺”店的劉中欣已投入近百萬元資金,她坦言“劇本殺”行業是一個高成本行業,為了能讓玩家有好的游戲體驗,房間裝修不僅質量要好還得有特色。

      “‘劇本殺’是一個體驗性游戲,一個劇本玩家大多只會玩一次,復玩率低,這需要店家不斷從市面上選購質量夠好的劇本充盈庫存。按一個劇本1000元計算,開一家有100個劇本的店,單單是劇本購買就得支出10萬元。”

      劉中欣表示,幾個小時的“劇本殺”,如果沒有一個聲情并茂的DM,玩家的代入感會很差。選拔和培養一個稱職DM,需要花費的不僅是金錢,還有大把精力。

      行業亂象和未來

      從“劇本殺”店老板轉型劇本發行的李立峰,是一個資深玩家。讓他難以理解的是,行業內有些發行方為了控制成本,把劇本印刷得粗糙,出現了有些盜版劇本質量比正版更好的現象。“創作出源源不斷的好劇本,是這個行業發展的根本動力。盜版橫行,讓本就不賺錢的作者和發行更加拮據。”

      記者在某電商平臺搜索《舍離》《古木吟》《年輪》等劇本發現,售價為4元~10余元不等,有的門店銷售量已過3000本。

      李立峰告訴記者,很多剛開的小店為了節省成本,會選擇購買盜版,甚至不一定有正式的門店。很多人直接在自己租的公寓里開場子,用掃樓的方式拉人進“店”。

      “玩家玩一場游戲只要三四十元,店家開個七八場,一個月的房租就賺回來了,但這是對知識產權的不尊重。”李立峰說,有些從業者在居民區開了個店,還非常擾民。

      有業內人士表示,作為一個新興的行業,“劇本殺”尚未有相匹配的行業法規出臺,它的發展過程中也存在著諸多問題。隨著行業運營規范的出臺,加大對抄襲或黃暴劇本的懲處力度,保障作者的版權收益,強化從業者的資質培訓等等,都能讓這個行業走得更穩更遠。

      李立峰認為,優質原創的劇本是吸引玩家的核心,因而“劇本殺”和影視、小說IP一起聯動開發,可推動優質劇本創作,同時通過打造知名“劇本殺”IP也能夠提高門店影響力。IP與“劇本殺”聯動開發的模式將會給游戲、網絡文學等市場帶來新的發展路徑。

      周懌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佟明彪 )

    市場規模超百億元,讓人上癮的社交新寵“劇本殺”

    2021-04-23 07:46 來源:工人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澳门一肖一码免费资料,2021年澳门特马资料,澳门天天彩开奖记录2021,澳门免费最准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