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5bzj"><span id="55bzj"><em id="55bzj"></em></span></pre>

<track id="55bzj"></track>

<dl id="55bzj"></dl>
<listing id="55bzj"><cite id="55bzj"><nobr id="55bzj"></nobr></cite></listing>

<output id="55bzj"><dfn id="55bzj"></dfn></output>

<dl id="55bzj"></dl><pre id="55bzj"><sub id="55bzj"><span id="55bzj"></span></sub></pre>

    <sub id="55bzj"></sub>

      <big id="55bzj"><span id="55bzj"></span></big>

      文物醫生楊文宗: 讓“年老”壁畫重煥生機

      2021年05月10日 07:54    來源:科技日報   

        潮霉之氣撲面而來,眼前的景象讓楊文宗既震撼又難過。

        1200多年前的壁畫,雖被時光剝蝕,其色彩、線條仍清晰可辨。但原本成組的壁畫,卻因多年前盜墓者的破壞,有些已經殘破不全。

        這里是深達12米的唐墓墓室。墓主韓休,盛唐時期名相,也是唐代著名畫家韓滉的父親。墓室四壁,繪有朱雀、玄武、山水、樂舞,畫風俊逸、題材罕見。

        這是一次對被盜墓葬的搶救性發掘保護。

        做好前期準備后,楊文宗屏住呼吸,手執毛刷,輕點均涂之間,加固空鼓部位、修補殘缺畫面、回貼起翹顏料。

        從西北大學文博專業畢業后,楊文宗一直在文物保護一線工作。在他眼中,一件件存有病害的文物,就像是飽經風霜的“老人”,而自己就是為這些“老人”治病去疾的“醫生”。

        “墓葬壁畫的保護修復,是從給它們‘搬家’開始。而這些壁畫,就像是上了年紀的病人,大都存在開裂、空鼓、剝落、發霉等‘癥狀’,要先給它們吃‘補藥’,通過加固穩定讓它們‘體力’逐漸恢復,才能開始‘搬家’和‘手術’。”作為陜西歷史博物館研究館員的楊文宗說。

        修復古墓壁畫漫長又枯燥。

        墓室中,一陣微風、一束強光,都可能對壁畫造成傷害。

        楊文宗說,有些古墓壁畫看似保存完好,其實畫面中的膠結質歷經千年已經分解無存,顏料以粉狀形態附著在壁畫表面,一次稍重的呼吸都可能導致顏料脫落。

        為了完善規范揭取壁畫的技術流程,在制作夾板、烘干、加固、涂膠等各個環節,楊文宗和他的同事們不知反復實驗了多少次。他還對以往文物修復中采用的傳統工藝、設備及工具進行了多項技術革新,逐步形成了古墓壁畫保護修復的行業標準。

        韓休墓的搶救性發掘始于2014年,對其壁畫的保護與修復,是我國文物保護專家進行的一次全新嘗試:以全方位科學完整的方式,系統性實施墓葬壁畫的保護修復。

        僅對壁畫“搬家”就用了近兩年時間,每幅壁畫的修復更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其中的“山水圖”“樂舞圖”的修復到今天還在繼續。

        楊文宗說:“這是個需要極大耐心和耐力的職業,比如為了清除壁畫上的土銹而不傷及顏料層,一個剔除動作就要重復幾千次。”

        30多年來,陜西歷史博物館研究館員楊文宗用自己的巧手與勤思,已修復數千件珍貴文物,不僅包括古代壁畫,還有青銅器、陶瓷器、金銀器、磚石質文物等。

        現在,楊文宗會時常去陜西歷史博物館的唐代壁畫珍品館走走看看。這座建在地下的展廳,展陳著章懷太子墓《客使圖》《馬球圖》、懿德太子墓《闕樓圖》《儀仗圖》,永泰公主墓《宮女圖》等壁畫珍品近百幅。

        這里的許多壁畫,楊文宗都參與過保護修復。他說:“這30多年來,我親歷了我國文物保護修復技術突飛猛進、理念不斷更新的過程,也見證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保護技藝的傳承與振興。”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楊奇奇 )

      文物醫生楊文宗: 讓“年老”壁畫重煥生機

      2021-05-10 07:54 來源:科技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香港今晚六给彩开奖现场结果,四肖期期准四肖期期准开2021,黄大仙免费精准资料大全,王中王白小姐六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