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5bzj"><span id="55bzj"><em id="55bzj"></em></span></pre>

<track id="55bzj"></track>

<dl id="55bzj"></dl>
<listing id="55bzj"><cite id="55bzj"><nobr id="55bzj"></nobr></cite></listing>

<output id="55bzj"><dfn id="55bzj"></dfn></output>

<dl id="55bzj"></dl><pre id="55bzj"><sub id="55bzj"><span id="55bzj"></span></sub></pre>

    <sub id="55bzj"></sub>

      <big id="55bzj"><span id="55bzj"></span></big>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馬化騰:首期投入500億,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究竟是什么?

      2021年04月23日 08:12   來源:南方網   記者杜強 周小鈴

        2021年4月19日,騰訊發布了其公司歷史上的第四次戰略升級,提出“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并宣布將為此首期投入500億元,設立“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推動戰略落地。

        何為“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南方周末為此專訪了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他講述了這一戰略升級的內在邏輯,以及首期500億元投入背后的選擇與決策。

        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戰略,在馬化騰看來,“應該和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戰略一起,成為騰訊發展的底座。”他表示,如果一個企業的發展和所作出的貢獻之間,沒有合理的比例,是不可能往上生長的。

        “不是花錢把項目執行了這么簡單”

        南方周末:騰訊此次升級把“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作為核心戰略和核心業務,在公司內部,做出這個決策具體有什么考量?

        馬化騰:騰訊過去做公益在行業內是走在前面的,包括成立了中國互聯網的第一家公益慈善基金會。但這些都停留在傳統公益和企業社會責任上。2019年正式提出“科技向善”的新使命后,我們發現科技平臺對社會的責任和義務比想象的要大得多,不是把一定的利潤投在公益里就足夠了,還需要更多地發揮平臺的科技能力。

        隨著公司體量的增長,和其他行業關聯的深入,在社會上,在公司內,我們都聽到了更多的期待。我們也經常對比國外的企業,坦率講,有一些地方我們做得還不夠。像碳達峰、碳中和,如果不是國家的承諾,可能國內的科技企業都沒有太關注。這次驚醒之后,應該迎頭趕上。

        此外,提出“產業互聯網”戰略以來,騰訊服務了很多行業。在疫情期間做公共應急產品的過程中,也和教育、醫療等領域有深入的接觸。我們能感覺到公司的格局不太一樣了,公益也應該跟上腳步,跟各個行業、產業聯動起來。

        比如說教育、醫療,不單純是商業服務,更有公共化、大眾化的屬性。那么,在商業之外,有什么地方我們能夠發揮力量呢?當我們面對人口老齡化時,在養老、健康上能做什么?這些需求慢慢都浮現在視野里。包括基礎研究,需要有更長遠的投入。

        說到科學研究,雖然過去兩年也在推動“科學探索獎”,給青年科學家一些獎勵,但在一些關鍵方面還要更加努力地投入。騰訊在基礎研究方面能做什么?從哪一個角度切入?我們跟團隊做了很多探討。

        南方周末:這和傳統意義上的公益有什么區別?

        馬化騰:剛才談到的問題并不是花錢把項目執行了這么簡單。比如說在碳排放領域,國外有一些科技公司投資可再生能源項目來抵消碳足跡,可能回報率不高,初期是虧錢的,但慢慢都能產生盈余。他們做的事情遠不只是捐錢,而是當產業做,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引領更多的企業去投入。

        再比如在教育和醫療領域,我們投資的很多公司除了商業經營外,還有社會公益的屬性。我們可以聯動起來,也需要公司內部各個業務線進行聯動。這不是一個部門花錢跑項目就能解決的,而要著眼長遠,深入幾個領域去做前期的奠基。開始不追求回報,但要幫助它們形成可持續的發展模式。這對我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所以我們派進來的干部到了副總裁的級別,組織能力也會提升,成立單獨的事業部(在企業發展事業群下新設了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由幾位總辦成員共同管理和領導。

        南方周末:這個事業部,在組織架構的設計上你們有哪些考慮?要怎么運轉去匹配戰略的落地?

        馬化騰:其實很多工作過去也有能力開展,但是因為組織架構不到位,有不少都停留在了設想階段。

        舉個例子,在應急管理方面,我們一直希望能基于微信平臺做一個社會型的應急支撐體系——國外有基于短信和小區廣播的報警系統(例如安珀警報),國內目前沒有——在四五年前我們就有想法,但是始終沒有辦法落地。

        在涉及方方面面的協調時,發現沒有合適的架構去推動。但如果架構能打開,新的團隊有計劃,每個月有進度要求,就可以按部就班地推動。其實和每一個人談公益事業的時候,大家都是很有想法、很愿意出力的,畢竟是對人類有益的事情。

        “底座如果扎得不夠深,上面就長不大”

        南方周末:你提到了很多領域,有哪些是你們已經有明確的方向或者取得一些進展的?你的目標是什么?

        馬化騰:在新的工作中,很多都涉及產品設計,這是我們非常擅長、一談起來就興奮的。那些離我們能力太遠的領域,比如能源、水、農業、生物醫藥,我們愿意多做研究,從投資和技術資源的角度去支持;在教育領域,除了剛才講到的社會應急課程與培訓,我們在教育創新上也有一些想法,而且在這個領域能夠發揮連接人的長項。

        比如說教師去農村做志愿者,有很多物理上的成本和代價,效果也不夠顯著。而現在,經過疫情,遠程教育有了很大發展,也已被大家接受。

        我們在考慮搭建一個平臺,對接志愿教師、課件和內容。搭建平臺和公益平臺有相似之處,連接組織和用戶、快速反饋進展,還可以引入專家庫評審課件。它可以激發一批教師,足不出戶就能幫助教育薄弱的地區。并不是課程錄播,而是真的有互動。對于騰訊來說,連接資源我們是有優勢的。

        鄉村振興也是非常重要的課題,我們的為村平臺,就是用信息技術去支持鄉村的發展。有了新架構、新團隊之后,我們一方面引入更多專家研究,另一方面建立試點,更下沉、更持續地去行動。

        再比如說養老。目前我們對智能化養老院做了嘗試。我們實驗室里的機器人和AI未來肯定也會去支撐養老護理。現在看遠了一點,但只要持續努力,最后都是能實現的。

        當中涉及的很多能力都是核心部門才能調動的,這也是做架構改革很重要的原因。

        總體來說,新工作有三個目標:首先是要做一些最適合騰訊來做的公益性工作,這責無旁貸;第二是要做一些讓大家能興奮起來的、前所未有的工作;第三個是要開拓我們的眼界和思路。原來騰訊的技術、能力和思考都停留在行業內,現在要把視野打開,去創造更廣泛的社會價值。

        南方周末:碳中和也是這次投入的一個重要領域,為什么看重碳中和?這方面騰訊有什么樣的設想?

        馬化騰:國家這次提出碳中和的計劃,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對于全世界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承諾。

        首先我們一定要用好騰訊C端平臺的優勢,要和微信、小程序關聯起來,支持低碳行為。

        科技企業其實可以用自己的技術手段,給能源行業提供一些解決方案,比如,利用AI技術優化火電廠鍋爐的燃燒率,還可以用AI技術靈活調配電力、實現智慧用能。整體技術還需要進一步研發和應用,但是前景值得期待。

        今年全國兩會之前,為了做建議案,我找不少人聊,看了不少公司,有很多感受。我還問過TCL的李東生,他們進入了光伏發電的領域,給了我不少啟發。

        以前覺得碳中和離我們有些遠,后來當我更深地調研,發現我們做得起、也等得起。

        像碳中和這樣的領域,主要看社會價值,看中長期。想做好,還得親身下場。具體來說,一定要尊重產業規律,才能做大,否則很難持續,優秀的人才也吸引不來。

        再比如,有沒有可能對新能源電池使用人工智能的方式進行環保處理,提升新能源的開發與利用效率。有沒有可能在近海探索海上風電。在海上設立巨大的風電設備,它產生的綠色能源,可以源源不斷地為騰訊的服務器供電。

        風電是不穩定的,還需要有非常好的儲能技術。這一塊我也去了解了,總之這是一個上下游非常復雜、專業的領域。我們要深入進去,要投入研究,要用好數字科技的所長,才能服務到低碳全行業。

        南方周末:從內部邏輯出發,“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對騰訊的意義是什么?

        馬化騰:這不是心血來潮。對于我們這樣的新型企業,它其實是發展中的必經階段。也就是說,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會和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一起,成為我們未來所有業務的底座。這個底座如果扎得不夠深,上面就長不大,天花板肯定會出問題。

        如果一個企業的發展和所作出的貢獻之間,沒有合理的比例,是不可能往上生長的。這是我們看到的客觀情況。

        我們把這些想法跟團隊講透,他們就會知道重要性。過去也許有人會想:“行吧,做了多少算多少,今年不行明年再做好一點。”現在不是這樣了,必須承擔責任和壓力。

        南方周末:2019年騰訊提出“科技向善”,并作為騰訊的使命愿景。騰訊如何定義技術的“善”與“惡”?如何把握“善”與“惡”的邊界?

        馬化騰:科技是一種能力,向善是一種選擇。

        具體來說,就是要實現技術為善。一方面,充分發揮新技術潛力,例如通過小程序,我們可以惠及許多人的生活,幫助傳統行業、幫助社會各方面,解決數字化轉型中所面臨的難題;另一方面,將社會價值的創造,融入到產品及服務之中,確保新科技被善用。

        例如,我們的首席探索官網大為在研究的FEW(食物、能源和水),核心路徑就是想通過人工智能技術,全面提升對食物、能源和水的生產、使用與保護水平,建構千年可持續的地球。

        不管公司的業務服務于用戶還是客戶,我們都要以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為方向,把創造更大的社會福祉作為騰訊所有業務的目標,并且落實到具體的業務規劃中。

        騰訊23年走過來,是社會與國家的支持,使它得以不斷成長。它也必然要把創造社會價值的根基,扎得更深更穩。

        南方周末:提出“科技向善”有一個背景是,如今科技深入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科技公司要有更多的自我約束。從提出“科技向善”到今天再升級,你的思考經歷了怎樣的變化?對“科技向善”有哪些新的認知?

        馬化騰:騰訊首先要對自己有高要求。

        另一方面,我們也感受到用戶有更多的期待。關于反壟斷、隱私保護、防止大數據殺熟等等,有很多聲音和擔憂,我們自己作為用戶也感同身受。我們會持續努力,給大家一個更安全、更透明、更可持續的結構。

        南方周末:你提到,目前騰訊對自身的要求比業界標準更高,但仍然存在漏洞,解決問題需要多方努力。可否舉例說明騰訊“更高標準”是什么?如何通過“多方努力”解決問題?

        馬化騰:比如說游戲業務,我知道很多質疑的聲音。其實在游戲中消費,未滿18歲的人群流水占比6%,16歲以下的青少年們在游戲中流水占3.2%。監管部門要求今年6月1日前,所有上線運營的游戲須全部接入網絡游戲防沉迷實名認證系統,其實騰訊在3年前已經開始游戲內系統級管控的探索與嘗試。

        這幾年,我們花了很多精力去搭建未成年人保護體系。一開始我們做了實名認證系統。但后來發現還是有很多未成年人會繞過系統,比如拿成年人的賬戶登錄,請成年人幫助他們通過人臉識別等等。

        我們又嘗試了許多辦法,既不侵犯用戶隱私,又要盡可能去防止這些行為,現在平均每天有1700多萬個未成年賬號因為登錄時長超標被踢下線。同時,我們也發現,其實這背后有著非常復雜的問題,涉及全行業、教育、心理、家庭關系等等。所以我們也和同行、手機廠商一起建立防沉迷體系,和教育界聯動,也去農村,特別是留守兒童非常多的地區調研,更多去了解他們。設立服務熱線,盡可能幫助疏導親子關系。這些都是一些嘗試。

        南方周末:騰訊前期投入500億來推進這次戰略升級,“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為什么成為必選項?

        馬化騰:這次升級過程中,我們做了很多梳理,內部也在說,這其實是騰訊發現自身價值的過程。騰訊自創立開始,我們就一直把用戶價值放在第一位。再后來,公司的體量越來越大,當時什么東西都要自己做,其實和整個生態有沖突。那時,我們也深刻反思,做了開放戰略,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要和生態共生共榮。到了“9·30變革”,我們提出了產業互聯網戰略,助力各行各業的數字化。

        同時,我們把“用戶為本,科技向善”作為公司新的使命愿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和各行業、產業,人們生活的許多方面關聯越來越深,我們發現,我們是有責任也有能力給全社會創造更大價值的。到了戰疫期間,公司12000多人直接參加戰疫,健康碼、騰訊會議等產品,也助力抗疫和復工復產,產生了很好的社會效應。

        這給了我們更大信心,我們更加清晰地看到了科技向善的實現路徑。后來我們提煉出來,就是“可持續的社會價值創新”。

        這樣,騰訊的新藍圖就形成了,“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推動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它們共同成為騰訊發展的底座。可以說這是一個主動進化、水到渠成的過程。

      (責任編輯:劉朋)

      精彩圖片
      香港今晚六给彩开奖现场结果,四肖期期准四肖期期准开2021,黄大仙免费精准资料大全,王中王白小姐六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