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wwa22"><legend id="wwa22"></legend></label>
  • <rt id="wwa22"><noscript id="wwa22"></noscript></rt>
  • <rt id="wwa22"><noscript id="wwa22"></noscript></rt>
    <sup id="wwa22"></sup>
    <button id="wwa22"></button>
  • <acronym id="wwa22"></acronym>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千余家醫院被套 遠程視界醫療租賃模式崩盤起底

    2018年08月24日 09:52   來源:中國證券報   

      “免費使用醫療設備,只需提供場地,并享有知名醫院的人才支持。”醫療服務商北京遠程視界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遠程視界”)的“餡餅”近年來吸引了全國千余家醫院與之合作。隨著遠程視界資金鏈斷裂,“餡餅”變成了“陷阱”。

      遠程視界為合作醫院墊付設備租金的模式吸引了大批縣級醫院參與。但這一“模式創新”在為遠程視界從租賃公司套取了大筆資金的同時,也為自己崩盤埋下伏筆。

      “餡餅”變“陷阱”

      “一方面我們得到了醫療設備,另一方面我們的醫療技術也得到了提高。參與這個項目的醫院都想尋求發展,但當地財政沒錢,于是就想借雞生蛋,感覺像是天上掉下的餡餅。”黑河市嫩江醫院院長董學斌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談起與遠程視界合作的初衷。

      2017年5月,遠程視界通過當地的代理商找來時,董學斌立刻對這個號稱“不花一分錢,只需提供場地,就能免費使用醫療設備,并享有北京知名醫院的人才支持”的項目產生了興趣。經過與遠程視界北京總部商談、考察項目醫院以及內部多次開會討論后,嫩江醫院決定參與其中。

      一個月后,嫩江醫院與遠程視界、保信租賃簽訂了三方合同。在這種合作模式下,保信租賃將資金打給遠程視界,遠程視界采購設備交付給嫩江醫院,嫩江醫院向保信租賃支付租金。吸引嫩江醫院的是,其只需提供場地,項目產生收益前不需掏一分錢,租金由遠程視界墊付。

      董學斌很快就發現,這不是“餡餅”而是“陷阱”。“一開始遠程視界每個月給我們打150萬元,我們再打給保信租賃。但三、四個月后,遠程視界突然不打錢了。于是,保信租賃就來催我們,我們又催遠程視界,結果他們百般推脫。今年則直接承認資金鏈出了問題,讓我們自己想辦法。可我們也沒辦法啊。最后保信租賃起訴了我們。”

      董學斌到遠程視界北京總部維權時才發現,掉入“陷阱”的遠不止自己一家。據遠程租賃前員工李剛(化名)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遠程視界自2013年成立以來,大約與2000家醫院進行過合作,現在還在合作的有1100-1200家,簽訂租賃合同的則有930家左右。其中,寧夏青銅峽市人民醫院簽訂的租賃合同金額多達1億元。

      “還有一個關鍵問題,這些與遠程視界合作的醫院雖然都被租賃公司起訴,但很多醫院到現在都沒收到設備。簽合同的當天,遠程視界就把收貨確認書帶過來讓我們簽字,說就是走流程。但后來我們一直沒有收到遠程視界承諾的設備,卻要作為租賃主體背上這樣的官司。”某縣級公立醫院院長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

      值得注意的是,數十位醫院院長近日集體前往北京市海淀區益園文化創意產業園的遠程視界總部維權,卻發現已人去樓空,辦公室門上也被貼上封條。

      模式創新埋下崩盤伏筆

      “我于2016年9月入職遠程視界,那是遠程視界發展的巔峰時期,當年就完成了69億元的營收。不過,從2017年5月開始,遠程視界開始出現付款延遲,但也就延遲半個月。到了當年7、8月份的付款高峰,開始出現長達一兩個月的延遲,接著就是大面積延遲,然后全面爆發,員工開始大面積離職。”李剛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

      在李剛看來,遠程視界并不是一家傳統意義上的醫療服務公司,而更像是一家金融公司。“遠程視界建構的三方合作模式并不是標準的設備租賃模式。傳統意義上的租賃是由作為承租主體的醫院支付保證金、首付和租金,而遠程視界的模式創新在于由自己替醫院墊付租金。這也是遠程視界吸引眾多醫院合作并迅速做大的原因。”

      依靠“模式創新”,迅速做大規模,讓遠程視界受到了資本的青睞。2016年6月,中金公司、漢富資本對遠程視界進行了一輪8.8億元投資;2017年,上市公司中珠醫療與銀河生物先后向遠程視界拋來橄欖枝,一度打算收購遠程視界的腫瘤和心血管板塊,以及遠程視界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權。

      不過,這個“模式創新”卻為遠程視界的崩盤埋下了伏筆。“因為需要為醫院墊付租金,所以每個月開支非常大。特別是隨著項目的增多,開支越來越大。當然,如果每個月都有項目簽約的話,也能夠維持下去。”李剛表示。

      遠程視界從租賃公司套取了資金,很多時候并沒有按照合同約定采購設備交付給醫院。有的設備采購甚至是賒購,欠了設備供應商不少錢。問題是,反而是遠程視界資金鏈出現了問題。這些從租賃公司套取的資金去了哪里?李剛也說不清楚。

      李剛指出,一般租賃公司都是根據設備到位情況和醫院的收貨確認單一年內分2到3次進行放款;而遠程視界為了提早拿到資金,讓醫院在沒有收到設備的情況下提前簽收貨確認單。同時,在租賃行業,醫院的負債率在60%以內的,授信額度最多不能超過年收入的30%。而在遠程視界的模式中,則一般是醫院收入多少,做多大規模的融資租賃。

      “痛點”成為盈利點

      “我是遠程視界在河北省的代理商,代理費前前后后繳了50萬元左右。原先跟我說河北省所有合作醫院都可以參與分成。后來發現根本不是這么回事。錢只退了30多萬元,剩下的就不退了。去要錢的時候,才發現同病相憐的代理商500多位。”王紅(化名)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

      據王紅介紹,在遠程視界的模式中,代理商的收入主要來自于兩塊:每個項目可以獲得2個點的返點獎勵;參與醫院科室運營過程中產生的收益。其中,合作醫院分25%,租賃公司分25%,專家分25%,遠程視界分25%。在遠程視界分得的25%收益中,拿出一半分給代理商。“但大多數代理商都還沒走到這一步遠程視界就崩了。”

      遠程視界描繪的“藍圖”吸引王紅等代理商加盟。“與遠程視界合作的多是縣級醫院。在整個醫療體系中,縣級公立醫院最尷尬。發展需求大,但欠缺的東西多。遠程視界正是抓住了這個‘痛點’,將縣級醫院作為了主要的客戶開發群體。”

      同時,遠程視界也將這個“痛點”作為自己的盈利點。“遠程視界的主要盈利其實來自于賣給醫院的設備差價。比如,醫院配置一個飛利浦3.0T的核磁共振設備,從國外進貨價900萬-1000萬元左右,正常的設備商1850萬元就可以賣給醫院,而遠程視界卻賣到了2900萬元。”王紅表示。

      醫院為什么愿意做冤大頭?王紅稱,“醫院不需要承擔這個支出,貴就貴唄。而且,向醫院推薦項目時,將醫療設備作為一個項目綜合體賣給醫院。除了醫療設備,還有大醫院的專家進行手術指導、坐診,也可以去北京的大醫院接受培訓。這是很多縣級醫院院長所看重的。”

      但在實際運營過程中,王紅發現并不是這么回事。遠程視界確實找了很多大醫院進行合作,但合作模式并不像遠程視界宣傳的那么緊密。比如,遠程視界與某知名醫院合作成立了一個國家腦卒中遠程會診基地,但遠程視界僅作為贊助商,負責場地裝修、設備配置等工作。

      “我覺得遠程視界崩盤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沒在運營上下工夫,只是重視跑馬圈地,找醫院談項目套取租賃公司的資金,找代理商收代理費。前期或許運轉正常,到后期就難以為繼,甚至連醫院的設備都不給了。”王紅表示。

    (責任編輯:施曉娟)

    精彩圖片
    澳门一肖一码免费资料,2021年澳门特马资料,澳门天天彩开奖记录2021,澳门免费最准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