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5bzj"><span id="55bzj"><em id="55bzj"></em></span></pre>

<track id="55bzj"></track>

<dl id="55bzj"></dl>
<listing id="55bzj"><cite id="55bzj"><nobr id="55bzj"></nobr></cite></listing>

<output id="55bzj"><dfn id="55bzj"></dfn></output>

<dl id="55bzj"></dl><pre id="55bzj"><sub id="55bzj"><span id="55bzj"></span></sub></pre>

    <sub id="55bzj"></sub>

      <big id="55bzj"><span id="55bzj"></span></big>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無痛分娩推行多年全國普及率僅30%

      2021年05月10日 08:21   來源:廣州日報   

        “90后”媽媽何靜回憶起生產經歷時感嘆,經過生孩子10小時的陣痛后她已筋疲力盡,最后只能“由順轉剖”。和何靜一樣,分娩疼痛是不少母親不敢回首的記憶。無痛分娩在我國推行多年,為何仍有很多女性難逃分娩之痛?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平均分娩鎮痛普及率約30%,麻醉醫師和助產士人員短缺、收費標準不明確等因素,阻礙了分娩鎮痛的進一步推廣。

        文/新華社記者黃筱、馮歆然

        數據

        2019年3月,913家醫院成為第一批國家分娩鎮痛試點醫院。這些醫院在2017年底的無痛分娩普及率是27.5%左右,經過3年努力,2020年底達到了53.2%。

        目前我國平均分娩鎮痛普及率大約在30%,較2018年全國平均不足10%已有較大提升。

        據統計,我國麻醉醫師的數量為9.2萬人,平均每萬人配備0.6個麻醉醫師,而發達國家平均每萬人能配備2.5至3個麻醉醫師(或麻醉從業人員)。

        現狀:分娩鎮痛普及率提高但仍處低位

        何靜告訴記者,本來醫生說宮口開三指就能“打無痛”,但當晚生產的產婦太多,一直排隊等麻醉師來。“直到我進產房也沒能打上‘無痛’。”

        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隨著分娩知識的普及,越來越多人會選擇自然生產。但自然生產的痛,確實讓不少女性繼續選擇剖宮產。在金融機構工作的胡青青表示,她在10年前生孩子時選擇了無痛分娩,“我預約到麻醉師,順利接受無痛分娩,當麻藥注入身體后才感覺‘活’了過來。”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麻醉科主任醫師曲元也是一位母親,她體會到了分娩鎮痛帶來的好處,“可讓更多女性更有尊嚴、更加得體地成為母親”。

        2018年11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下發《關于開展分娩鎮痛試點工作的通知》。2019年3月,913家醫院成為第一批國家分娩鎮痛試點醫院。據國家衛健委分娩鎮痛試點專家工作組組長米衛東介紹,這些試點醫院在2017年底的無痛分娩普及率是27.5%左右,經過3年努力,2020年底達到了53.2%。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副院長陳新忠表示,越來越多的產婦主動要求使用分娩鎮痛。浙大婦院產科主任陳丹青表示,分娩鎮痛推廣降低了該院剖宮產率約10%。“過去人們以為打麻藥會影響孩子智力,導致產婦記憶力下降、奶水不足等,通過科普這些說法已成‘過去時’,分娩鎮痛已成醫生、產婦、家屬的首選。”陳新忠說,該院70%左右自然分娩的產婦選擇分娩鎮痛方法。

        今年兩會期間,北京協和醫院教授黃宇光提到,目前我國平均分娩鎮痛普及率約在30%。這一數據較2018年全國平均不足10%已有較大的提升,但是相比于發達國家80%至90%的比例,我國的普及率還是偏低,同時東西部差異顯著,同一省份不同地區也有明顯差異。

        記者了解到,杭州一家三甲醫院2020年藥物分娩鎮痛率為45%左右。北京常春藤無痛分娩基層行公益項目對內蒙古自治區10個盟市、30家醫院的調查顯示,2021年平均分娩鎮痛率已從2018年的18%提升至24%,但其中仍有一半的醫院不足10%。

        原因:相關醫師短缺、收費標準不明確致推廣難

        多位受訪專家表示,分娩鎮痛推廣當前仍面臨一些困境。首先是麻醉醫師和助產士人員短缺。米衛東認為,分娩鎮痛推廣中首當其沖的難點是人員缺乏,尤其是麻醉醫師。近年來,我國醫療對麻醉的需求量在持續上升,盡管麻醉醫師的人數在增加,但仍不足以支撐臨床麻醉的需求量。除了藥物鎮痛外,其他非藥物鎮痛手段如拉瑪澤呼吸法、穴位按摩等主要依靠助產士實施,而助產士短缺成為分娩鎮痛推廣的另一掣肘。

        曲元提到,目前分娩鎮痛推廣的難點并不在技術上,而在于跨科室協作的方式。“這并不是麻醉科一科的事,需要產科、新生兒科等多科協作。”

        在2020年下決心推廣分娩鎮痛前,內蒙古科技大學包頭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的分娩鎮痛率僅10%左右,在2021年比例達60%左右。該醫院院長黨彤介紹,合理的利益分配是關鍵一步。過去該院施行分娩鎮痛的獎金全歸麻醉科,如今該院將獎金均等分配給產科和麻醉科;科室內部不再對這項獎金進行二次分配,直接給施行分娩鎮痛的醫師。

        記者調查發現,收費政策不完善也影響了分娩鎮痛推廣。據了解,分娩鎮痛相比普通椎管內麻醉耗時更長、技術難度更高,但不少省區市尚未出臺分娩鎮痛專項收費標準。“許多省市的情況顯示,如能將收費標準很好落實下來,分娩鎮痛的比例會有不同程度的上升。”米衛東說。

        專家視角:分娩鎮痛安全性高,可減輕60%至90%疼痛

        多位專家表示,目前我國的分娩鎮痛技術十分成熟,鎮痛性強,安全系數高,較為主流的椎管內阻滯分娩鎮痛能幫助多數產婦減輕60%至90%的疼痛,適用范圍廣,經產科和麻醉科評估合格的絕大多數產婦都可使用。

        “分娩鎮痛所使用的麻醉藥物是不經血液的,而是通過神經阻滯起效,且分娩鎮痛麻醉用藥量少,僅是剖宮產的十分之一左右,對胎兒的影響微乎其微,安全性非常高。”曲元說。

        面對醫院的“麻醉醫師荒”,米衛東表示,需要加速完善麻醉醫師培養機制,吸引更多青年人才加入麻醉學領域,同時麻醉科醫師應加強對分娩鎮痛知識的學習與更新,了解掌握分娩鎮痛領域的新技術,開發拓展麻醉新型藥物、設備,完善麻醉管理,提高麻醉醫療服務效率。

        陳新忠建議,當前要增加綜合性醫院的麻醉醫師和助產士人手,建立以麻醉醫師為主導、產科醫師、助產士、麻醉護士等組成的協作團隊,醫院作為提供服務方要思考如何擴大服務能力,同時基層醫療機構的剖宮產理念有必要繼續糾正。

        國家衛健委人才交流服務中心副處長李方介紹,目前天津、北京、湖南、重慶、湖北、遼寧、陜西等地已經明確下發了分娩鎮痛專項的收費標準,隨著各省區市收費標準陸續出臺,將進一步推動國內分娩鎮痛的普及。醫院方面要重視起來,對分娩鎮痛的相關科室提供不止于經濟方面的支持。

      (責任編輯:施曉娟)

      精彩圖片

      無痛分娩推行多年全國普及率僅30%

      2021-05-10 08:21 來源:廣州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香港今晚六给彩开奖现场结果,四肖期期准四肖期期准开2021,黄大仙免费精准资料大全,王中王白小姐六肖中特期期准